「反送中」有理?台湾人不该忘记英国罪犯林克颖

2020-05-28 阅读 427 次 作者: 来源: 专家识别
「反送中」有理?台湾人不该忘记英国罪犯林克颖

●雁默/自由撰稿人

一起单纯的港人兇杀案件,最后变成数十万香港民众上街头声讨「一国两制」,再引爆西方媒体群起围剿「中国独裁」,这事怎幺发生的?

现在大众应该对「蝴蝶效应」很熟了, 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,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捲风,答案就是一连串的连锁效应。

2018年12月,港人陈同佳偕女友潘女来台旅游,返港前,陈男杀了潘女并弃尸,随即潜逃回港。潘父向香港警方报案,港警向台湾警方寻求协助,并寻获了潘女遗体。然而,港警无法以杀人罪审判陈男,因为发生地不在香港,台港之间亦无司法合作协议,因此仅能以陈男在港盗刷潘女信用卡为由予以逮捕,香港法院也只能以「洗黑钱罪」判处陈男29个月入监,最快今年10月即可申请假释。

杀人弃尸这类重大罪犯,结果坐牢几个月就可以出狱,司法漏洞极为明显。因此港府立即着手修改「逃犯条例」,以免陈男出狱后逍遥法外。修改法律当然不能只针对个案,港府推动修法的目的,也在于避免香港成为类似案例的逃犯天堂。

由于「一国两制」,香港法制与大陆法制不同,所以现行法令限制将罪犯引渡至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其他部分」(所谓「其他部分」涵盖澳门与台湾),港府这次修法便将此限制解除,以利在「一国」的範围内,一次到位地解决罪犯引渡的司法问题。

「反送中」有理?台湾人不该忘记英国罪犯林克颖

▲香港反送中游行,民众群聚抗议。(图/路透社)

一个命案,便让港府将香港与大陆之间的引渡制度放宽,港人,尤其是「只想两制,不爱一国」的港人便喧腾了起来,于是单纯的司法问题就闹成政治问题,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意识型态之争。

部分港人认为开放「送中条款」,最后可能导致大陆政府可合法逮捕并引渡在香港境内,过过境香港的「任何」嫌犯,说白了,就是怕政治犯被「送中」。因此,以人权标準,司法独立性标準港陆彼此不同为由,将「送中」与「破坏一国两制」之间画上等号,反对香港「司法内地化」,最后化为抗议诉求「反送中」。

然后,就是各种政治口水,民众也对问题的看法形成偏差,流于情绪,接受动员,表现于外的,就是另一个浩大的「反中」运动。一向「反中」的西方媒体,乐于对任何「反中运动」敲边鼓,至于台湾知识阶层,早就是盲目的西方追随者,当然也很难见到直指事件本质的报导。

说到底,两制的司法问题,焦点就在于「人权标準」与「司法独立」。暂且抛开政治语言不谈,在这两点上惯性攻击大陆者,真的没有双重标準吗?

林克颖引渡案

让我们回忆下与此案类似的「英国人林克颖酒驾撞死送报生」吧。

英国人林克颖(Zain Taj Dean)2010年在台湾酒驾撞死送报生,遭台湾法院判刑四年,结果在入狱前潜逃回英国,台湾当局发出通缉,欲引渡林犯回台,但林犯跨海控诉台湾司法不公,甚至否认自己是肇事者。这时,已是2013年,台湾誓言要以各种方式引渡林犯回台服刑。

2013年,英国警方终于逮捕林克颖,于是台湾与被判罪的英国公民和英国法院展开了「引渡条件」的争论。林犯于英国法院坚称,台湾的法理地位有问题,台湾并不符合「欧洲人权公约」标準,台湾监狱环境欠佳等各种理由,持续在英国法院与台湾纠缠,就是不回台。

英国法院在引渡问题上时可时否,直到2019年6月6日,苏格兰高院判决不予引渡,台湾则研议促请苏格兰司法部提起上诉,仍不放弃引渡林犯回台服刑。

至今,受害家属仍得不到犯罪者的赔偿,酒驾撞死人的林克颖还逍遥法外。此外,若英国脱欧,英国法院也无法查扣林犯在欧洲的财产。

林克颖在台湾唸书时的老师艾琳达,对林犯的潜逃行为按讚曰「逃得好,别回来了」,因为对台湾法院极度不信任。

质疑大陆司法?人权?看看英国人怎幺质疑台湾,而林克颖的犯罪地点若在香港,难道就会乖乖服刑?所以,别再模糊焦点了,能否避免成为逃犯者天堂,才是最值得重视的问题,吵闹政治问题,意识形态问题,难道杀人者陈同佳逍遥法外,方能彰显正义?

修改法令的初衷并没有错,港府的问题是出在「一次到位」。

事实上,港府可以由易而难,先将杀人犯与暴力犯这类较无政治味儿的罪犯先行处理,以免横生枝节。敏感政策要让民众买单,必须备足强而有力的说帖,以及讲究策略的步骤,否则许多正确政策的推动会面临许多意外的阻碍,因为各种在野团体是拿各色滤镜在看政策,台湾在这方面的惨痛经验太多了。

「反送中」游行本来也是平和的,但人民游行活动里都不免有极少数激进者,组织性搞破坏,甚至联合境外势力里应外合一起闹。香港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的痛脚,有心人不时就往那里踩踏一下,然后与台湾形成「共伴效应」,小波浪变成大海啸。

「反送中」有理?台湾人不该忘记英国罪犯林克颖

▲反送中游行中,警察与民众发生肢体冲突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此类新闻事件是有地域性的,愈往外扩散,焦点就愈模糊,曲解也就愈多,让各种不同政治立场的个人或团体各取所需。

蔡英文见缝插针不意外,反「一国两制」的战利品捡得不亦乐乎,奇诡的是,蓝营内部也借题发挥,两个先后任首富各自检枪互殴。

时值郭台铭大举反击「挺韩倒郭」的旺中媒体集团,「郭营」与旺中老闆蔡衍明的斗争白热化,香港「反送中」运动就成为郭台铭的枪砲,狂射「亲中」媒体,并「顺便」波及该媒力挺的党内初选竞争对手韩国瑜。

韩国瑜在第一时间表达对「反送中」运动不知情,又被所有黑韩势力抨击为「草包」。郭台铭在第一时间除了批评香港「一国两制」失败,还揶揄韩被旺中媒体操控,言下之意就是暗批韩被大陆操控。此举逼得韩国瑜发表「三个不容怀疑的决心」,再度批判「一国两制」,吹捧自由民主,以免遭到红潮灭顶。

事态发展至此,谁还关心在台湾被杀害的潘女,以及眼看兇手要逃出生天的潘父?

人间不平之事多矣,政治犯的数量与所有罪犯数量相比,何其稀少,难道要等到自己居住的地区成为逃犯天堂,才不得不拿掉政治滤镜看待司法问题吗?

「反送中」,无聊至极,政治性消费这个概念的各色人等,都没有正当性。

●本文为读者投书,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,《云论》提供公民发声平台,欢迎能人志士、各方好手投稿,请点此投稿。

「反送中」有理?台湾人不该忘记英国罪犯林克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