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不住的禁歌10》歌名<你爽我嘛爽> 词曲家吕金守被警总皮鞭

2020-05-22 阅读 897 次 作者: 来源: 头脑咨询
<冷霜子>   图:吴国桢提供

词曲作家吕金守早在1963年间,就以艺名「吕敏郎」,在铃铃唱片灌录了五张客语流行歌专辑,旋律和台语歌曲的常态一样,直接选用日本曲,歌词都是他自己捉刀的,另外他也为南星唱片的歌手林峰创作出<旧皮箱的流浪儿>,这首歌正显露出他出身底层,却乐观爽朗的性格。

吕金守自己演唱的歌曲,也大多带有基层人物娴熟的谐趣口吻。1965年他和曾经用过艺名「文光」的李文龙合唱<无头路>一曲,描写四处流浪、苦中作乐的穷苦人样态,传唱走红后却遭到警备总部约谈、禁唱。同一时期他又在台东採录了原本由卑南族南王部落的陈清文作曲的<饮酒歌曲>,并询问当地的演唱者,得知歌名有一说是<爽歪歪>,他心里已有警总威吓的阴影,就将歌名改为<你爽我嘛爽>,结果仍是难逃管制,又被传进去用皮鞭抽打,后来再将歌名改为<你舒服我也舒服>,唱片却还是被勒令全部回收,一直到了1970年,黄俊雄在布袋戏剧情中增加了一个嗜好饮酒的角色「醉弥勒」,吕金守也将歌名再次改为<合要好合要爽(醉弥勒)>,才能继续传唱不断。

其实吕金守先生也是「宝岛歌王」叶启田在两年兵役之后复出歌坛的重要推手。服役期间,叶启田与流行歌坛完全脱节,最多只是参加金防部艺工队,勉强保持住歌艺,退伍之后台语唱片的萧条,更让他也得自我调适,灌录了一张华语歌曲专辑,成绩却是差强人意,一直到他主唱黄俊雄布袋戏当中的新主角「独愁先生冷霜子」的出场曲之后才再度走红,当时为了宣传方便,原本是由吕金守创作的这首歌词,还改挂上桃园先声电台最知名的主持人林乐的名衔,不过叶启田却也自此和吕金守相交密切,继续主唱了由他作词的<故乡的列车>、<三年前的我>、<三年后的我>、<内山和尚>等,每首都是大大走红。

因为吕金守的一曲<冷霜子>,让叶启田再度走红,但是大环境对台语歌曲的疏离与排斥,像是广播、电视华语歌曲播放比例逐日增高、台语歌手纷纷转战华语歌坛等等情状,带给他的感受是最强烈的,于是叶启田只有自己开创新的舞台,1972年间他开始在各地歌厅自负盈亏「包档公演」,除了担任主秀,也邀请众多台语歌坛的前辈歌手复出登台,将商业效益与推动台语歌曲的心志彼此结合,足迹遍及台湾西部各大城市。

<冷霜子>这首歌曲所揭示的「步步危机」,竟也如预言似的,让叶启田在歌厅巡迴公演的历程中,终于遭遇到「一失足来造成这悲哀」的境况,1977年6月间,叶启田在台南市北园街元宝歌厅演出时,遭遇当地黑道份子谢姓兄弟的纠葛,由于多年游走四方的历练,叶启田也早已将三弟叶宪彰,还有同乡的几位年轻人带在身边权作保护,且在公演的第一日,谢姓兄弟就已登门敲诈,叶启田也拿出节目招待券表示善意,却只换来对方的一句「我明天还会再来」。

6月12日,叶启田的同乡们又邀集了几位也在道上游走的青年人,以防来者不善,其中有位蔡君还带来猎枪,果然在一言不合之下,谢姓兄弟被打成一死一伤,此后数年叶启田也步入逃亡、投案、交保、上诉……不停反覆的循环,隔一年,吕金守也再度有感而发,为叶启田创作了新词<人生>,这首原名<夫妇春秋>的日语歌词,本意其实类近于近年传唱的台语名曲<家后>,而吕金守不仅依照他在底层社会所观察到的人生观重新创作歌词,还连同旋律一起改动,把原曲的最后一句「お前」直接略去不唱,也因为这首歌大大走红,叶启田正值困厄,却力图振作的形象更加深植人心,也赢得了「人生歌王」的新封号,年少时草根、轻快的歌路也自此完全扭转。

吕金守与南台湾广播界名主持人良山兄,也是毕生的至交好友。1984年7月,良山兄在丽歌唱片灌录<良山与吉他‧出帆>,整张专辑纯粹只以单一乐器伴奏,对比出良山深具磁性的嗓音,重新演唱了<出帆>、<期待再相会>、<一颗流星>、<舞女>、<恋歌>、<夜半路灯>等名曲,1989年又以相同编制在亚洲唱片灌录<良山与吉他‧流浪的情歌/情愿>专辑,这也是他将艺名改为「良山兄」之前的最后一辑作品,<出帆>、<情愿>这两首歌曲,皆是词曲作家吕金守的得意之作,翻唱过的歌者虽是不少,唯独仅有良山兄大胆尝试用单纯的吉他陪衬人声,此一作法确实开创了不少许多歌迷肯定。

,吕金守于屏东家中因病辞世,徒留许多知名的词曲作品,给予歌迷无限怀念,遥想这位从戒严时代一路坎坷走来,虽然作品经常遭禁,却仍奋斗不懈的名词曲作家。

本文由中央广播电台授权转载

吕金守叶启歌曲台语走红创作唱片灌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