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2020-05-28 阅读 949 次 作者: 来源: 头脑咨询
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内容为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职业:我是民俗作家

文/宴平乐

很多人都说:「关圣帝君温柔、妈祖婆严厉。」这句话对于我来说,在没有信仰前,其实很难感受到是什幺意思。但是在跟随着妈祖徒步遶境这八年的时间,我逐渐有所体会。

阿伯当年跟妈祖婆许了一个愿,说要跟着徒步遶境。

某一年上路,他发现路上开始有香客自发性的开接驳车出来接送路上的随香客。阿伯许愿的时候,大甲妈祖还是往北港遶境的阶段,几年后大甲妈祖改往新港,路上的接驳车也逐渐多起来。

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
▲阿伯当年跟妈祖婆许愿要跟着徒步遶境。(图/记者姜国辉摄)

在前往永靖永安宫的路上,时间刚好接近清晨,阿伯一整晚赶路,走得头昏眼花,这时候路旁刚好一辆铁牛车缓缓靠近。

当年的台湾交通没有这幺发达,大甲妈祖遶境的路途随香客也没有现在这幺多,相关的道路法规也不严谨,铁牛车上路是随处可见的年代。

铁牛车上的老农夫看阿伯走得歪七扭八,好心的问他要不要上车,可以帮忙载一程。

阿伯实在是受不了诱惑,天气炎热加上严重失眠,抓着自己的行李就上去了。上了车,早晨的微风正徐,铁牛车上又不用晒太阳,阿伯看着铁牛车前进速度也不快,就跟老农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然后不知不觉沉沉睡去。

阿伯没睡太久,他说也不知道什幺原因,突然从梦中惊醒。然后看着周边陌生的景象、车水马龙的省道旁随香客的数量减少许多。

「这是哪里?」阿伯问着。

老农夫笑着跟他说,刚过永靖快到田尾,而且他看阿伯好像很累,睡得很沉,所以就没有叫他。阿伯马上下车,还苦笑着对老农夫鞠躬道谢,老农夫也没客气什幺,只是笑着接受了阿伯的道谢。

我们来走这一段路,是跟着大甲妈祖遶境,如果只是单纯的走到嘉义再走回大甲,那就失去了遶境的本质意义。

而且阿伯是有许愿的,虽然近几年参与大甲妈祖遶境的宫庙逐年增加,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,很难每一间宫庙都去参拜,但是这一路走来始终坚持着,原始大甲妈祖遶境该去的宫庙一间也不能少,而永靖的永安宫就是必须参拜的宫庙之一。

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
▲阿伯睡醒已经过永靖快到田尾,只能赶路回头。(图/当事人提供)

阿伯睡饱了,苦笑着顶着烈日往回赶。路旁随香客讶异的看着走回头路的阿伯,然后好心跟他说走错了,应该是往田尾才对。阿伯只能头犁犁的加快脚步走回永安宫。

最后,走了整整一个小时,阿伯走回永安宫参拜完三山国王的时候,一出庙门就看到大甲妈的大轿浩浩蕩蕩,在人群簇拥中缓缓进庙。

阿伯被人群堵住了出不去,他说这彷彿妈祖婆的考验一般,因为他许的愿是要跟着徒步遶境,不是搭车遶境,但是他却忍不住搭了车,走回来的路上因为脚程太赶,体力耗损太快,脚底的水泡破好几颗又遇上大轿。

他知道在人潮中自己短时间内出不去了,当下虔诚的点了三柱清香,跪在大轿前面,顶礼膜拜着。

泪水和汗水在同一个时间交织。

我们都知道,妈祖婆很严厉,自己许下的承诺就要自己去兑现,当自己觉得好像还可以的时候就不要放弃,因为只有脱离舒适圈,把自己逼到极限之后,才能知道自己的力量还可以坚持自己走多远。

这段路上,我都觉得自己像一块生铁,妈祖婆就像拿着槌子,慈悲的一凿一凿将我们淬炼成更成熟的人。当你撑不下去了,你可以大声的呼唤妈祖婆,妈祖婆必会慈祥的回应,但是前提是,你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
▲遶境路上妈祖把信徒淬炼成更成熟的人。(图/当事人提供)

「发愿徒步遶境」累到忍不住搭便车…鬼打墙1hr又遇塞车

职业│主题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吗?现在来投稿,发洩负能量、还有机会成为驻站作家,下个主打星就是你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